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浪漫言情 > 惹爱成瘾:总裁大叔不可以博客日记

惹爱成瘾:总裁大叔不可以

19-10-06浪漫言情围观11

简介 过道上延至客厅的红酒瓶,男人的西服衬衣,女人撕扯过的裙子,袜子挂在沙发上,糜烂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。   这些都告诉乔希怡,宋浩趁着她不在的时候带其他的女人进入

过道上延至客厅的红酒瓶,男人的西服衬衣,女人撕扯过的裙子,袜子挂在沙发上,糜烂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。   这些都告诉乔希怡,宋浩趁着她不在的时候带其他的女人进入她的公寓出轨。   就在这时,卧室里传来女人的声音,“浩,快点……”   熟悉的声音。   乔希怡走到卧室门前,轻轻推开门,印入眼帘的画面简直不堪入目。   只见她的好妹妹乔珍珍穿着护士服,欺在宋浩的身上,宋浩面红耳赤。   看到这里,握着门把的门不由一紧,乔希怡脸色难看,她怎么也没想到,他们会勾搭在一块?   乔珍珍看到了乔希怡,不但没有惊慌,反而露出销魂的模样,“浩,是我漂亮还是姐姐漂亮?”   “当然是你了,”宋浩满天大汗,“我太喜欢你,爱死你了,恨不得跟你永远在一起。”   “要是姐姐听到了,她一定会很难过。”乔珍珍勾起红唇,向乔希怡投去同情的目光。   “这个时候,还是不要提她,扫兴。”宋浩被弄得很舒服,额前的青筋都出来了。   乔珍珍趴在宋浩的身上,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姐姐现在就站在门口。”   听到这里,宋浩怔住了,也停下撞击的动作,往门口一看,脸色由红变白再变青,他一把推开身上的乔珍珍,拿过被单遮住他身体,惊慌道:“希怡,你怎么回来了?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?”   乔希怡砰的推开门,怒目瞪视床上的男女,“我要不是提前回来,又怎么能够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,继续啊,怎么停下来了?你这样会很难受的。”   “姐姐,你要心疼浩的话,不如我们三个人一起玩,那样更刺激。”乔珍珍扣起护士服的纽扣,勾唇邪笑道。   玩三人行?这样的话出自于一个大三学生的口中,乔希怡瞪向乔珍珍,“不知羞耻!”   “希怡,你听我说。”宋浩走下床。   乔希怡后退一步,“不要碰我,脏。”   宋浩皱起眉头,收回落空的手,“你说我脏,那你又好到哪里去?珍珍说你大学时期就被人那个了。”   大学时期的谣言,全是乔珍珍在背后造的谣,没想到她在宋浩面前说她坏话。   看她默不作声,宋浩冷冷一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很纯洁,没想到你这么泛滥,那你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?”   话音刚落,啪的一声,乔希怡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,怒不可遏道:“你们给我滚出去,我要跟你分手……”   宋浩一把抓过她,将她甩到床上,“这座公寓也有我的份,要滚也是你滚……”   床上散发着他们恶心的气息,乔希怡刚要爬起来,宋浩便扑上来,乔希怡挣扎,“赶紧给我起来,宋浩你这个混蛋。”   乔珍珍站在旁边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   乔希怡看到放在床上柜上的烟灰缸,抓过,咚的打在宋浩的脑袋上。   “啊嘶,你这个贱人。”血顿时顺着他额前流下来,宋浩疼得双手抱住脑袋,血液流过他狰狞的脸。   乔希怡用力推开他,拿着行李箱跑出公寓。   当街拦了一辆计程车,乔希怡惊魂未定。   想到刚才的事,心里难受得要命,跟宋浩交往那么多年,才知道他跟乔珍珍有一腿,她就像个傻瓜,被他们玩得团团转。  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,但她没有落泪,用力逼回去,伤心欲绝的她,没有回家,而是到伯顿酒吧找杨婷。   杨婷在伯顿酒吧兼职,可她今晚忙得要命,没时间理她。   乔希怡也只好坐在吧台前喝酒,每杯下肚都伴着泪水,难受极了。   迷离间注意到前面一间开放式的包厢里坐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,灯光虽昏暗,但能看出男人帅气的长相。   一个狂热的念头涌上心头,既然宋浩可以出轨,那她也可以,端过威士忌,摇摇晃晃向男人走去。   乔希怡坐到男人身边,“一个人?”   “滚!”男人面无表情,冷声道。   乔希怡怔住,一来就叫她滚,这也太有个性了吧!   乔希怡倒也来了兴趣,双眼醉离地看着他道:“你叫我滚,我就得滚啊?那多没面子。”   男人不理她,一张帅气的脸上是冰冷的表情,他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。   “我看你这么帅,皮肤又这么好,是这里的牛郎吧,什么价位?今晚我要你了。”   居然把他当成牛郎了?男人在心底冷笑,“我,你要不起!”   要不起?好大的口气,乔希怡勾过他的脖子,“你说个价!”   男人看了一眼她搭在他肩膀上的手,眼里露出嫌恶,“把你的爪子拿开。”   乔希怡好像没听到,醉熏熏地看着他,“你就别装清高了,说个价,我不信我给不起。”   男人好看的眉头不耐的微拧,放下酒杯,二话不说起身就离开。   “喂,有生意都不做,你是瞧不起我吗?还是你那里不行?”乔希怡说着目光落在他下面。   突然有种被羞辱的感觉。   男人停下脚步,唇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,转过身走到她面前,俯身,修长的手指捏起她的下巴,目光邪佞地盯着她的眸子道:“我行不行,试一下不就知道了,不过价钱方面,我看你真给不起。”   酒的醇香伴随着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,杂带着淡淡的烟草味,乔希醉眼迷离望着他,手落到他胸膛,“不会是在这里吧,好多人看着呢!”   “当然是去个安静的地方。”男人抓过她的手,拉她直接出了包厢。   “喂,慢点!”乔希怡跌跌撞撞跟着男人出了俱乐部。   金泰隆酒店,8889号客房。   一进客房,乔希怡脚下打了个趔趄,直接扑向男人怀中,男人勾唇邪笑道:“这么心急?”   乔希怡冲他傻笑,挣开他的怀抱。   男人却搂紧她,这么仔细一看,她果真漂亮,许是喝了酒,皮肤白里透红,迷离的眼睛却也黑白分明,鼻子高挺,嘴唇红润,仿佛果冻一般,恨不得想要咬一口。   像这样漂亮的女人很多,只是她不同于其他削尖下巴的女人,她的脸略带婴儿肥,给人一种青涩可爱的样子。   只是这样青涩可爱的女人,居然在那种地方找男人,其实也不过如此。   “人家是第一次,你要轻点哦!”乔希怡软绵绵靠在他身上,迷糊道。   第一次?   看搭讪手法如此娴熟,怎么可能是第一次?当他是白痴吗?   男人冷笑,不信她说的话。   在他失神之际,乔希怡突然踮起脚尖,柔软的唇瓣贴上他的嘴唇。   一股酒的醇香气息沁入唇齿间,男人身体轻颤,仿若触电一般,点燃身体内熊熊燃烧的烈火。   男人邪魅一笑,打横将她抱起,经过客厅,走进睡房,将她扔到床上,欺压而上。   这种感觉很舒服,乔希怡迷离地望着他,食指划过他性感的嘴唇,道:“你真帅,可惜是个牛郎!”   男人抓过她细嫩的手置在头顶,目光落在她红润的嘴唇上,低下头吻住。   他以为她有过经验,孰料正如她所言那样是初次,她如同玫瑰花骨朵,他一层一层打开她身上的花瓣,深入……   第二天,外面天色刚亮,乔希怡就醒了过来,睡眼惺忪地看着面前的男人。   他很帅,长长的眼睫毛覆盖而下,在眼睑上投下一层浅浅的阴影。   高挺的鼻梁,好看的嘴唇,细密的青渣冒了出来,性感又英俊。   为了不吵醒男人,乔希怡轻轻拿开男人的手,悄然下床。   两腿之间传来剧痛,好在昨晚喝了不少的酒,只感觉一丝疼,没有其他人说的那么痛。   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上,然后从皮包里拿出钱包,取出三千块,放在柜台上。   忍不住再看一眼男人,乔希怡拎着高跟鞋悄声离开了客房。   南沙住宿,乔希怡敲响了205号房。   许久,门才打开,穿着睡衣的杨婷睡眼惺忪,一看是乔希怡,打着哈欠道:“是你啊!”   乔希怡眼神闪烁,没有回应此事,而是问道:“我的行李呢?”   “在里面。”杨婷转身走进房间,抓了抓凌乱的头发,然后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了。   乔希怡看了一眼杨婷,打开放在门口的行李,拿出衣服,熟悉地进入浴室洗了个热水澡,把昨晚所有的味道全部洗掉。   洗完澡出来,杨婷已经醒了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,“昨晚去哪了?你不是在吧台喝酒的吗?转眼就不见人了?”   乔希怡避开她的目光,一边整理行李箱里的东西,一边道:“我出去走走。”   杨婷眼神谄媚,“不会跟宋浩约会了吧!”   “我跟他分手了。”乔希怡如实回答,想到昨天的事,心不由一痛。   “什么?你跟他分手了?什么时候的事?”杨婷大吃一惊,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道。   “昨天,我回公寓撞见他和乔珍珍。”乔希怡神情黯然,眸光失色几分,心里隐隐作痛。   杨婷瞪大眼睛,如同听到劲爆的新闻,“你妹撬你墙角?”   乔希怡不说话,把行李箱盖上。   看着她悲伤的背影,杨婷走到她面前,安慰她道:“能被撬走的男友肯定不是好东西,不要也罢,回头你找个比宋浩好几百倍的男朋友。”   喉咙像是堵塞了什么,乔希怡难受,不去正视杨婷,是怕被她看到她失态的样子。   她强颜笑了笑,道:“所以我才跟他分手的。”   八点多钟,乔希怡换上职业套装,回公司上班。   她在一家捷华公司当销售专员,除了拜访,就是每天进行电话推销产品,面对一些暴粗的顾客,都要保持温柔的声线和甜美的笑容。   有可能没睡够,坐公车睡过头了,待醒来才知过了三个站,赶到公司已经是九点多钟了。   前面一扇电梯门即将关起,乔希怡以百米的速度冲上前,啪的挡住电梯门,随即进入电梯,瞄到电梯里有几个人,她说了一句“不好意思”。   “小姐,你进错电梯了,这里可是高层专用电梯。”   一个很娘的声音响起,乔希怡侧脸看了过去。   只见男人身穿白色西装,领口别着一朵玫瑰花,戴着无镜片黑色眼框,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娘娘腔的味道。   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帅哥么?”娘娘腔瞟了一眼乔希怡,娘道。   乔希怡自心底翻了个白眼,帅哥她见过多了,就是没见过这么无理又自恋的娘娘腔。   没有鸟他,收回视线,可似乎扫见了什么,再次往后看娘娘腔旁边的男人。  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,剪裁得体,衬得他身材高大挺拔,清隽俊秀。   再往上看,一张帅气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,剑眉英气,双眸有神。   再仔细一看,乔希怡不由一惊,他不就是昨晚那个牛郎吗?他怎么会在这里?   对上男人冷冽的目光,乔希怡心下一怔,移开视线,想要出去,但电梯门已经关上了。   宋一帆冷冷的看着乔希怡,她进来的时候,他一眼就认出她来,也没想到会在这么短时间内遇到她。   好看的唇角隐隐勾起一抹邪笑,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   乔希怡心头再怔,提起裤子就当不认识好了,干吗还跟她搭话,真是的。   周明俊惊到,“帆,你们认识?”   “昨晚才认识的。”挂在唇上的笑容如罂粟花展开,宋一帆目光深意道。  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,她人不见了,柜台上放着三千块,她还真把他当牛郎了,而且出手真‘阔绰’。   乔希怡尴尬不已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,要是公司知道她招牛郎,她肯定被笑话。   宋一帆走到她面前,锁定她慌乱的眼睛,“怎么?装不认识我?”   他真高,那种来自身高上无形的气势压迫而来,乔希怡被迫退到角落里,心慌意乱道:“你,你要干吗?不会是觉得我给的钱不够吧?过来要债的?”   她还好意思说,宋一帆低声道:“三千块,你也太看得起我了。”   果然如她所料,他真是来要债的,她可没告诉他在哪家公司工作,他居然跟踪她,她不过是嫖个牛郎,不至于这么倒霉吧?   “我,我本来还想给你两千块呢,那一千块是看在你昨晚表现还不错奖励给你的。”   奖励给他的?听得宋一帆哭笑不得,看到挂在她胸前的工作证,他拿起看,“乔希怡,营销部,销售专员。”   乔希怡夺过工作证,看了一眼那娘娘腔,他居然还找来了同伙,“你是要敲诈勒索么?我身上没带钱,等我下班取钱再给你,你先离开公司,被人看到不好。”   “你说什么呢你?”周明俊听得稀里糊涂的,指着宋一帆,“你不知道他是谁吗?”   乔希怡摇了摇头,表示不知道。   “他是你们的老板,而我是你们老板的助理。”周明俊抬了抬眼框,双手交叠在胸前,傲然说道。   “老板?”乔希怡上下打量他一番,“你怎么会是我们老板呢?我怎么看你都像牛郎。”   宋一帆脸色一沉,深幽的眼眸中闪着阴厉的暗芒。   而这时,电梯门打开了,乔希怡见状,迅速从他身下像条泥鳅溜了出去。   周明俊问:“帆,她是谁啊?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”   宋一帆没有回答,微眯双眼,一道危险的气息闪过眼底,她不信他是这里的老板,等下就让她见识下。   乔希怡迟到了,被林经理逮个正着,狠狠训了一顿,这个月的资金和全勤又没了。   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,正好撞见宋浩,他是来找她的,她没有理他,坐到岗位上。   宋浩走了过来,俯身轻声道:“希怡,我有话想跟你说,跟我出来一下。”   说完转身出了销售部。   乔希怡没有出去,戴上耳麦,面带微笑接线去了。   宋浩看到她没跟过来,折回她位置上,轻轻敲了敲桌面。   她还是没有理他,把他当成空气,继续跟顾客推销产品。   宋浩直接拿下她的耳麦。   乔希怡有些烦躁,抬头怒忿地直视道:“宋浩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   “我们出去再说。”宋浩拉着她。   乔希怡避开他的手,厌恶的看着他道:“不要碰我,我们已经分手了,请你不要再来烦我。”   声音有点大,引来一些接线同事纷纷看了过来。   宋浩有些难堪,低声道:“希怡,我们先出去再说。”   “我们没什么好说的,我下班后会到公寓拿我的东西。”   “希怡!”   “宋总,请……”   营销部门口,宋一帆走了进来,周明俊跟在后面,林经理面带微笑说起营销部产品的情况。   周明俊看到了宋浩,“帆,那不是你侄子吗?”   宋一帆顺着周明俊所示的方向看去,果然是宋浩,又看女人,竟然是乔希怡,他们认识?   乔希怡瞧见宋一帆,眼底闪过一道惊慌,他怎么跑来了?怎么对她穷追不舍啊?   宋浩察觉到了什么,转过头一看,先是一怔,然后道:“五叔!”   五叔?   宋浩喊他五叔?什么情况?他不是牛郎吗?怎么会是宋浩的五叔呢?   宋一帆走了过来,看着宋浩,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   “我来找我女朋友谈点事的。”宋浩如实答道。   “女朋友?”宋一帆微蹙眉头。   宋浩指乔希怡,“她是我女朋友。”   “我不是他女朋友。”都分手了,还女朋友,乔希怡立即否认道。   宋一帆微拧眉峰,阴沉的看向乔希怡,她居然是宋浩的女朋友,昨晚他知道的话,绝不会跟她上床。   看他们的样子,估计是闹了矛盾,女方才到那种地方喝醉找男人。   不过,既然是女朋友,为何她还是第一次?   不想这事,宋一帆面色冷峻道:“你们营销部,一点纪律都没有。”   他面色冷峻开口道:“你们营销部,一点纪律都没有。”   林经理汗颜,“宋总,不好意思,下次我会整顿好的。”说着看向宋浩,“宋经理,现在是上班时间,麻烦你……”   宋浩看了看宋一帆,只好离开了营销部。   宋一帆冷面扫了眼乔希怡,也走了。   乔希怡怔怔地站在那里,他还真是捷华的老板?她还以为他只是开玩笑的,没想到是真的。   要是那样,她岂不是上了公司的老板,而且还是宋浩的五叔。   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,双手抱着脑袋,抓狂道:“这下完蛋了,完蛋了。”   浑浑噩噩过了一天,下午下班,乔希怡心不在焉走进电梯。   按下楼层键,电梯门关上之际,隐约感受身后有道犀利的眼光投来,她一阵背脊发凉。   眼睛斜斜的看向身后,瞳孔不禁扩大,“宋,宋总!”   宋一帆面无表情,双手插进裤袋里,气宇不凡,身上自带着一种高贵的气质。   “不好意思,我又进错电梯了,我这就出去。”乔希怡赶紧按下一层楼层键。   可就在这个时候,电梯猛然停了下来,头顶上的头一闪一闪,接着就听到电梯砰的一声巨响,直速往下坠落。   “啊——”乔希怡大叫,没有抓住栏杆,直接抓住宋一帆的手,靠在他怀中,紧紧的闭着双眼。   相比她,宋一帆要镇定许多,他抓着栏杆,靠在电梯上。   电梯坠到五楼又砰的一声才停下,乔希怡脚下打滑,崴到脚,传来剧痛。   冷冷的看着怀中的女人,宋一帆开口道:“松手!”   乔希怡这才睁开双眼,双手紧紧攥着他衣服不放,脸色苍白如纸。   宋一帆不耐的皱起眉头,“你耳聋了吗?我叫你松手。”   意识到了什么,乔希怡这才松手,不好意思退到一步,可脚步传来剧痛,痛得她不由皱起眉头。   宋一帆拍了拍皱褶的西装,走到电梯前,按了按楼梯层,没有反应,又试图打开电梯门,依然没有反应,看来电梯坏了。   他对监控下方的呼叫器请求救援。   乔希怡脚疼得不行,直接坐在地上,脱掉高跟鞋,稍稍动一下,都痛得要命。   真是倒霉!   看到她受伤了,宋一帆又呼叫,“叫医务人员过来,有人受伤了。”   乔希怡怔了一下,抬头看他,“不用,我没事。”   “你好好待着。”宋一帆面色冷峻,他解开西装的扣子,里面是白色衬衫,系着蓝色领带,帅气十足。   乔希怡只好乖乖坐在角落,脚上时不时传来疼痛,让她十分难受。   谁也没有说话,气氛尴尬不已。   乔希怡再次看了看他,打破沉默,“你真的是宋浩的叔叔?”   “嗯!”声音从喉咙里低沉发出,宋一帆脸上是冰冷的表情。   他还真是宋浩的叔叔,这么年轻,又帅气,跟宋浩那混蛋比起来,简直一个天一个地。   不过都是姓宋的,不一定长得帅就是好人。   但为了不丢工作,她澄清道:“我不知道你是宋浩的叔,我知道的话,我就不会跟你那个了,还误把你当成牛郎。”   说到这事,宋一帆那张俊脸蒙上一层阴沉,以为他就想碰她了?   触及到他犀利的眼眸,乔希怡声音低低道:“就当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。”   宋一帆蹙起眉峰,本应该由他说的话全让她说了。   “你不会炒我鱿鱼吧?”乔希怡试探性的问道。   “我为什么要炒你?”宋一帆不解的看着她。   “因为我上了你,还不知好歹的羞辱你,我怕你为此恼怒将我炒了。”乔希怡是想到之后找房子需要钱才没想要辞职,何况辞职后,还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找到工作。   “你放心,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。”就因为她羞辱他几句,他就把炒掉她,他宋一帆可没有那么心胸狭隘。   听到他这么说,乔希怡舒了一口气,把受伤的脚往里挪了挪,沉静了一会儿,又问道:“工作人员什么时候来?”   “大概半个钟头。”宋一帆冷冷的回答道。   乔希怡没再问,拿出手机,一条未读短信,打开一看,是宋浩发来的,“希怡,我们必须谈一谈。”   谈个屁!   乔希怡直接删除短信,由于用力过猛,动到脚踝,痛得她不由倒吸一口凉气。   宋一帆看了过来,表情冰冷,仿佛千年玄冰,他没有关心她的伤势,继而又收回视线,耐心等待工作人员的到来。   两人被困在电梯里将近半个钟头,工作人员才把电梯门撬开。   宋一帆走出电梯,负责电梯维护的黄经理赶忙向他道歉,周明俊冲上前,“帆,你没事吧,有没摔伤?”   医务人员把乔希怡扶了出来,周明俊看到她,讶然道:“她怎么跟你在一起?”   宋一帆没有回答,脸上是冰冷的表情,对医务人员道:“送她去医院。”   乔希怡正要说不用时,医务人员已经把她扶出公司,上车去了医院。   一个小时后,乔希怡一瘸一拐走出医院,坐在走廊外面的椅子上,看着包着石膏的脚,心里直呼倒霉。   撞见男友跟妹妹的好事不算,还崴了脚,伤筋动骨一百天,这段时间得待在家里养伤了,工资又没了。   乔希怡在心底重重叹了一口气,然后一瘸一拐出了医院,在门外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南沙住宿。   杨婷住在五楼,上不了楼梯,乔希怡只好打电话给杨婷。   很快,杨婷下来了,看到她脚受伤了,疑惑的问道:“你的脚怎么了?”   “不小心扭到的。”乔希怡没有告诉她怎么扭到的,是不想她问长问短。   “是真的不小心扭到,还是宋浩那小子弄的?”杨婷扶过她,不相信的看着她问道。   “真是我自己弄到的。”   杨婷半信半疑,但也没有再问什么,扶她上楼去了。   走进屋里,乔希怡气喘吁吁的坐在沙发上,上一次楼累得半死,养伤的这段时间也只能待在杨婷这里了。   杨婷到了上班的时间,她换好了制服,拿过钱包和手机道:“厨房里有面条鸡蛋,晚上下班我再带些夜宵给你。”   “好!”乔希怡感到口渴,单跳起身到厨房倒了杯水喝。   杨婷去上班了,屋里顿时安静起来。   乔希怡重新回到沙发上,疲累的躺在上面,两眼空洞的望着上空,脑际却浮现宋一帆,还有他们前晚发生的事。   怎么突然间想起他来了?还想那事。   霍然坐了起来,乔希怡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为了忘记这些事情,她跑进厨房煮面条吃,吃饱之后就睡了。  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被一阵手机铃声扰醒,乔希怡睡眼惺忪拿过手机,一看是宋浩打来的。  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没有接听,直接挂断了。   不到一会儿,又打来的。   也不知道他到底想怎么样,跟乔珍珍搞到一块,还死不在脸当着别人的面说她是他女朋友。   二话不说直接关机,重新躺在沙发上,却始终睡不着,突然想到了什么,乔希怡坐到电脑前,打开电脑,在百度一栏输入“捷华集团有限公司总裁”,立即出现宋家强大的家谱,宋董事长有五个子女,宋一帆排行老五,毕业于哈佛大学,工商管理系,前不久才回来担任捷华总裁一职。   看到这里,乔希怡瞳孔扩大,一脸震惊,难怪他说她买不起他,而她却天真的拿三千块买他一夜,这简直对他来说是一种侮辱。   真是酒后失言乱性,果然不假,好在他公私分明,没有想要炒她鱿鱼的意思,可是即便如此,以后都不知道如何面对他。   乔希怡养了半个月的伤,重新回到公司上班,却在公司门外好巧不巧的撞见宋一帆。   她惊了一下,当作没看到他,疾步向公司大门走去。   “站住。” …… 未完待续 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