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浪漫言情 > 命中注定我爱你博客日记

命中注定我爱你

19-10-05浪漫言情围观11

简介   “爱的没有伤害,只有错过。”   01   半掩的门,粗喘的男女浪潮声。   月镜站在门外,双手紧紧攥成拳头,愤怒得紧

  “爱的没有伤害,只有错过。”   01   半掩的门,粗喘的男女浪潮声。   月镜站在门外,双手紧紧攥成拳头,愤怒得紧咬下唇。   多么讽刺,她妈妈才过世几天,在她妈妈房间里的男女竟然是她爸爸和闺蜜。   脚像生了根,无法动弹,月镜怕自己进去会杀了罗娜娜。   “叔叔,阿姨过世,你也就自由了。”   “娜娜跟叔叔结婚吧!”   “可是月镜她……”娜娜语气显得纠结。   月洪钟:“我已经骗她说公司要破产,逼她跟ky集团联婚来救公司,她已经嫁给沈皓寒。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她现在管不了我。”   “叔叔,这样会不会害了月镜?月镜最讨厌的男人就是沈皓寒。”   “娜娜真善良,不用担心,沈皓寒有钱就行,小镜要是跟他离婚还能分他一半财产呢,那可是富可敌国的财富呀!”   善良个屁!   月镜怒不可遏,再也忍不住一脚蹬开房门。   嘭……   震耳欲聋,把房间内的两人吓得脸色煞白,立刻拿起被子盖住身体,惶恐不安看着月镜。   月镜一步一步走向他们。   “月镜,你不要误会……”罗娜娜紧张得捂住被子坐起来。   月镜冷笑,看到罗娜娜的嘴脸,心里问候了她祖宗十八代。直接走到她身边,一巴掌狠狠甩到她的脸上。   啪……清脆的巴掌响起。   “啊……”罗娜娜被打得扑倒在月洪钟怀里。   月洪钟虚胖的身体立刻抱住罗娜娜,心疼不已,怒吼,“小镜……你造反了你,竟然敢打……”   月镜咬着牙,不等她爸爸把话说完,扯着罗娜娜的手臂拉过来,狠狠的两巴掌又甩了过去,清脆声啪啪,“我就打她了,反你又怎样?”   “啊……”罗娜娜被打得双脸红肿,整个身子瑟瑟发抖躲进月洪钟怀里,然后可怜兮兮抽泣。     月镜听到她恶心的哭泣更是火大,转身拿起旁边柜上的台灯,狠狠往地面砸去。   嘭……   巨响将床上的两人吓得傻了,月镜弯腰捡起台灯的玻璃碎片,站起来,抵到罗娜娜的脸蛋上。   “啊!不要,月镜……”罗娜娜吓到花容失色。   “小镜,放……放下……玻璃,不要划。”月洪钟也吓得语无伦次,双手颤抖不已。   “我妈头七都没过,你俩竟然在我妈房间?是不是早就搞上了?”   “月镜,我们是朋友……”罗娜娜流着泪,惊恐地垂下眼帘看着脸蛋上的玻璃片。   朋友?这是月镜听过最恶心的词。   “说,到底什么时候搞上的?”月镜低吼一句。   罗娜娜吓得一震,脱口而出,“两年前。”   月镜冷冷一笑,用平生最大的隐忍力控制自己不要一刀杀了罗娜娜。   月镜丢下玻璃,突然跑进卫生间。   罗娜娜和月洪钟吓得良久无法回神,片刻后,月镜托着一盘水出来,二话不说就往床上泼去。   “啊……”   床上的两人被冷水泼得狼狈不堪搂在一起尖叫。   月镜甩下水盘,讽刺道,“我祝福你们这对狗男女天长地久,也祝爸爸你不要痿得太快,老得太快,要不然满足不了这个小婊-子,迟早给你绿了。”   月洪钟脸色骤变,忍怒得嘴角在抽搐。罗娜娜目光突然变得犀利,狠狠地瞪向月镜。   说完话,月镜愤怒地转身离开。   她支离破碎的家,她悲惨的婚姻,她死不瞑目的妈妈,原来这一切都是她闺蜜罗娜娜所为。   是自己引狼入室的。   是她的错。   月镜在酒吧里把自己灌醉,一个人躲起来大哭一场。   深夜凌晨   拖着半醉半醒的身子回到那如宫殿般富丽堂皇的家。   月镜摸黑回到自己房间,她站在床沿边上垂直倒下,床弹了弹。   突然,房间的灯亮了。   月镜眯着眼,揉揉眼睛,才发现床上坐着一个极致魅惑的男人。   沈皓寒?   突然所有醉意一下子全跑光,她猛的坐起来,紧张不已,“对,对不起……我进错房间了。”   说着,她立刻站起来,踉跄不稳的步伐刚走两步。   这时,沈皓寒追上前,拖住她的手臂,狠狠用力把月镜甩到大床上。   他紧握住月镜双手腕压在头顶上,深邃漆黑的眼眸如盯着猎物般尖锐。   “你想干什么?”月镜惊骇地看着他,呼吸变得急促慌张,心脏起伏不定。   沈皓寒凝视着她清澈的眼眸,突然吻上她的唇。   “嗯?”月镜傻了。   他炙热的深吻让醉酒的月镜脑袋缺氧,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,感受着从来没有过的颤栗。   他的吻深情,炙热,疯狂。   他从心里涌来的情愫喃喃细语。   “小镜……我的小镜。”     02   痛……   全身酸痛。   这是月镜醒来后的第一个感受,全身像被车轮碾压过一样,依稀还记得昨晚上零碎的片段。   她在外面喝了点酒,回家后进错房间。   想到这里,她猛的坐起来,身上的被子滑落,一丝不挂露了出来,她立刻拿起被子遮挡自己的身子。   此时,卫生间传来开门的声音,月镜慌张抬头看向走出来的男人。   男人下半身围着白色浴巾,上身赤裸,健硕完美的肌理还带着水珠,极致诱惑,刚毅俊逸的脸上冷若冰霜。   月镜心里堵着一口气,委屈又苦闷,“沈皓寒,乘人之危,你还是个君子吗?”   沈皓寒走近,一股男性侵略性的气息笼罩而来,掐上月镜的下巴。   月镜吃痛着,这个男人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,就像昨晚她是第一次,在她醉意朦胧的情况下,一晚上折磨了她好几次,她可是第一次,是想要她命吗?   “耐不住寂寞,借酒醉爬上我的床,还装什么忠贞烈女?满足自己妻子是丈夫的义务,我只是在履行对你的义务。”   “你混蛋,我什么时候要你履行义务了?”月镜紧攥着拳头,指甲陷入掌心里。闪婚前,她已经跟他说过河水不犯井水,彼此保持距离的。   “之前是谁说要保持距离的,才结婚一个星期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爬上我的床,还装什么矜持。”沈皓寒邪魅一笑。   月镜咬紧牙,厌恶地推着他的手腕,“你不要碰我。”   因为她这句话,沈皓寒深邃中闪过一道不明情愫的寒意,狠狠甩开她的脸蛋,转身走向衣橱间,他冷冽的声音传来。   “滚出去。”   该死的沈皓寒,她是半醉半醒的情况下进错房间,而他明明是清醒的,现在说得她像荡妇似的,一晚上搞了她几次,醒来还被冷漠驱赶。   虽然心里愤愤不平,但迫于沈皓寒冰冷的态度,她决定先离开,抱着被子下床,将地上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。   认真一看,心都慌了。   这个男人到底有多粗鲁,她的上衣都撕得破碎,抱着衣服,拖着酸痛的双腿,缓缓走出他房间。   回到自己房间泡了一个热水澡,酸痛的身子得到舒缓,她天性大条咧咧,既然能把自己嫁给最讨厌的男人,失身又算什么?当做一场噩梦吧!   从浴室出来,换上一套深蓝色的职业装,长发束在脑后,点缀淡妆,拎着包就下楼了。   突然。   大厅站着一个女人,月镜猛的一顿,僵住了。   女人着装性感,打扮妖艳,她是当下有名气的影视明星,陈雪婷。   陈雪婷傲慢的目光瞥了一眼月镜,在月镜精致妩媚的脸上停三秒,显得很不屑一顾,淡淡的问,“你是新来的佣人吗?”   月镜愣看着她,陈雪婷一副女主人的语调让她错愕了。   她是佣人?   月镜走下楼,来到她身边站着,陈雪婷双手抱胸坐到沙发上,叠起腿,一副趾高气昂的姿态看向月镜。   “沈皓寒呢?”     03   月镜抬头看向二楼,这时楼梯上下来一个男人,可能因为他是军人出身,所以站姿特别笔直精神,神采飞扬,刚毅俊朗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目光定格在陈雪婷身上。   “他下来了。”月镜冷冷回道,沈皓寒的女人竟然找上门来了,她这个正室还被当成佣人?   沈皓寒淡漠的表情站到陈雪婷面前,“你来干什么?”   陈雪婷站起来,双手立刻圈上沈皓寒的脖子,身体如蛇般攀附着他,声音变得娇嗲,“想你了,所以就来看你。”   月镜脸色一沉,拳头攥紧。这对狗男女,当她是透明的吗?   沈皓寒伸手去扯陈雪婷圈住自己脖子的手臂,陈雪婷似乎感觉到他的抗拒,继续嗲嗲的说,“你还在生气吗?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?”   “放手。”沈皓寒冷怒一句,余光撇到月镜阴沉的脸色,眼底闪过一丝紧张。   月镜双手抱胸,冷冷道,“这位陈雪婷小姐,你这样抱着我的老公,有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?”   陈雪婷身体猛的一僵,顿时放开沈皓寒,脸色显得有些煞白,颤抖着声音问,“寒,你跟她结婚了?”   沈皓寒还没有出声,月镜先发制人,“一个星期前领的证,昨晚上洞的房,所以我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,陈雪婷小姐可是公众人物,不要对别人的丈夫动手动脚的。”   陈雪婷双腿一软,踉跄的后退一步,豆大的泪水说来就来,目光悲凉瞪着沈皓寒。   “我只是去好莱坞三个月而已,你就是这样对我的?说分手就是要娶这个女人?”   月镜冷笑,对着沈皓寒说,“你前女友挺可怜的,要不中午我们抽个时间到事务所把离婚证给领了吧,这样成全你两双宿双飞……”   “闭嘴。”   沈皓寒突然一吼,冷冽强大的气场瞬间震慑月镜,她的话被打断,惊吓得看向他。   月镜无关痛痒的态度对待他们的婚姻让沈皓寒脸色更加铁青。   陈雪婷伸手擦掉眼眶中的泪水,“寒,她既然都同意离婚,就……?”   “滚出去。”沈皓寒对着陈雪婷冷怒道。   陈雪婷悲愤得紧紧握住拳头,咬牙切齿,“你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土掉渣还发育不良的女人?”   土掉渣?发育不良?   月镜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腾不息,最恨别人人身攻击了,她隐忍着心底的怒火,含笑说道,“陈小姐胸挺大的,韩国做的吧?你现在好美,跟出道时候的照片完全判若两人,哪里做得这么好,要不也介绍我去试试。”   “臭三八……”陈雪婷脸色骤变,握住拳头牙齿咬得咯咯响。   陈雪婷的话还没有说完,沈皓寒突然扯上她的手臂往大门外走,狠狠地将她甩出去,粗暴的低吼,“滚。”   月镜一愣。   好粗暴的男人,虽然是在军队待过,但对女人难道就不能温柔一点吗?现在看来,自己中途插队进来。   沈皓寒沉着脸走进来,绕过月镜身边走向饭厅。   月镜跟上他的脚步,“沈皓寒,要不我们把婚给离了吧,我不会要你一分钱财产的,而且我们也没有感情,捆在一起挺难受的……”   沈皓寒身体一僵,突然停下脚步,跟在后面的月镜顿时碰上他结实宽厚的背部,“嗯……”   她闷痛得往后退了一步。   沈皓寒缓缓转身,阴冷的表情让人毛骨悚然,“给我闭嘴。想离婚,别做梦了。”   月镜立刻闭上嘴巴,珉着唇看向他阴冷的双眸。   片刻后才反应过来,扬起手腕上的表,看着时间惊叫着,“迟到了……迟到了……”   边喊边转身冲出家门,沈皓寒深邃的目光看着她远离的倩影,她还穿着拖鞋匆匆忙忙就消失在门口。   不到十秒,她的身影又出现,在门前玄关处慌张地换鞋子,如风一样的女子,换好鞋子急速离开。   沈皓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看着她离去的地方,眼底浮起淡淡的落寞。     04   傍晚。   月镜回到家一个人吃过晚饭,然后坐在客厅沙发上等着。   因为发现了她爸爸和罗娜娜的奸情,她觉得母亲的死并没有那么简单。所以下班后就去了一趟医院,咨询医生她母亲的死因,   医生告诉她说,这种心脏突然停止的可能性有两种,一种是有心脏病和心脑血管疾病引起,另一种是药物所至。   这样的信息震惊了她,她母亲身体一直很好,并没有听说过有心脏病,可是之前没有怀疑,所以母亲的尸体已经火化,不能尸检。   月镜挠挠脑袋,心乱如麻,心烦的事情还有就是她这段该死的婚姻。   她跟沈皓寒这个利益联婚有些扯淡。   商业联婚是应该昭告天下,让商界的人都知道,然后产生对两家企业的影响力,可是,他们现在却是隐婚,连沈家的人都不知道。   糊里糊涂被自己爸爸骗了,还骗她嫁给一个最讨厌的男人。   可沈皓寒又为什么会同意娶她?沈皓寒应该也很讨厌自己才对呀!   月家是小公司,ky这样的跨国大集团应该不屑跟这样的小企业联合。   沈皓寒这种有钱有能力的男人,想嫁给他的女人可以围地球一圈。 可偏偏是她?   想着,等着。   天黑了,夜深了……   月镜还想着把事情弄明白,就算弄不明白也要跟沈皓寒把这个婚给离了。   沈皓寒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,他在玄关处换了鞋,大厅灯光通明,他穿着拖鞋缓缓走进客厅,一边手拎着西装,另一只手扯着领带。   他脚步突然停下来,目光定格在沙发上的人身上。   月镜在沙发靠着睡着了。   他微微一颤,僵了几秒,错愕不已。   她……是在等他回家吗?这样的想法让他心底抽了一下,心莫名的漏了节拍,变得撩乱。   他将西装轻轻放到沙发上,走向月镜,在她前面单膝跪地蹲下身。   深邃的眼眸在此刻变得柔和,褪下冰冷的锋芒,手指缓缓抬起,撩起她脸颊上的发丝,露出精致白皙的脸蛋。   月镜睡得很香,沈皓寒手指来到她脸颊前,想要抚摸,却在最后一厘米顿了下来。   微微颤抖着手指,下一秒,立刻缩回来,握成拳。   他目光深沉,就这样静静凝视着她,世界变得安静,空气变得凝固,时间似乎不再流逝…… 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才依依不舍的伸手穿过她背部和大腿下,将她横抱起来。   动作轻盈,缓缓走向二楼。   次日清晨。   月镜从床上醒来,脑袋迷糊。   她什么时候断片了?明明是在客厅沙发上等沈皓寒回家,然后跟他说离婚的事情,可是……   从床上爬起来,月镜在地上找了很久,都没有找到拖鞋,紧皱眉头,赤脚走进卫生间。   洗漱完了出来,赤脚走出房间,往一楼走去。   终于她在客厅的沙发边上找到了自己的拖鞋。   穿着拖鞋,她来到饭厅,此时沈皓寒白衬衫,西裤,冰冷却优雅地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。   端早餐出来的桂嫂对着月镜微笑,“夫人早。”   “桂嫂早上好。”月镜往沈皓寒面前坐下,跟佣人打招呼,却故意忽视眼前的沈皓寒。   桂嫂放下早餐就退下。   月镜低头看了看碟里的营养早餐,再抬头看向沈皓寒。   他菱角分明的五官刚毅俊朗,属于力量型的美男,宽厚结实的肩膀隐隐透露出他魁梧伟岸的身材,他当过多年的部队军官,应该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。   月镜想了想,淡淡的说:“沈皓寒,我们离婚吧!”     05   沈皓寒吃早餐的动作顿时一僵,停了下来。这样的僵硬只维持了两秒,然后若无其事继续用餐。   月镜紧皱着眉头,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气足以冰冻整个客厅,连空气都结成冰了。也不看她一眼,像是不存在的人物。   既然这样没有意义的婚姻,不是更加应该离婚吗?反正也没有举行婚礼,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结婚了。   “沈皓寒,其实没有感情的婚姻是不幸福的,你应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,然后那个人也爱你。这样……”   沈皓寒冷若冰霜的声音打断她的话,“我娶什么样的女人都无所谓。”   “可是我有所谓,我是被我爸骗了,我根本就不喜欢你。”月镜脱口而出,清澈见底的眼眸盯着他。   沈皓寒缓缓抬眸,没有任何温度的眼眸看向月镜,目光赤裸裸碰触上的那瞬间,月镜心里微微一颤,男人气场太过强大,让她心里有些慌。   “知道离婚的后果吗?你爸的公司立刻破产。”   “破产就破产,我现在讨厌死他了,他竟然跟我同龄的朋友搞在一起,看样子已经很久了。”说着,月镜的眼眶突然湿润,隐隐含着晶莹的泪光,继续说:“我妈好好的身体,说没就没了,才过世几天,我爸就想跟那个女人结婚,我现在都怀疑我妈是不是被他们害死的。”   沈皓寒凝视着她含泪的眼眸,手微微一僵,把手中的餐具放到桌面上,语气突然变得温和了些许,“如果怀疑,就去调查看看。”   月镜忍着心里的伤悲,珉唇低下头,淡淡的说,“我妈已经火化了,一堆骨灰,怎样查?”   沈皓寒放在桌面上的拳头轻轻握住,“我来查。”   月镜一怔,抬头对视上他,“你帮我查?”   “不相信我?”沈皓寒淡淡的问。   月镜紧张得身子向前扑,靠到餐桌上,小脑袋猛的点起来,“相信……相信……相信你。你以前在特种部队当上尉的威风事迹我有听说过。”   沈皓寒脸色瞬间变得柔和,但语调还是一样沉冷,“以后不准说离婚。”   “这个……”月镜纠结地眯着眼蹙眉。   她怎么可能跟自己最讨人厌的男人过一辈子,她喜欢的男人是温柔阳光的,而不是像块冰一样冷漠的男人。都是她该死的爸爸,将她推进地狱。   沈皓寒重新拿起刀叉,低下头,继续切碟子里的早餐,阴冷的语气像王者般宣布,“这场婚姻只能由我来说结束,才能结束。”   月镜对着他偷偷吐了吐舌头,这么霸道,想离婚都难了,不过想想,现在查明母亲的死因比较重要,离婚这事可以缓缓,毕竟没有感情的两个人怎么可能长久。   想着,月镜也放宽了心。然后拿起刀叉开始吃早餐。   吃着早餐,沈皓寒低沉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:“你穿衣风格太差了。”   “噗!”月镜猛的一呛,立刻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,不让嘴里的早餐喷出来,惊愕地瞪大眼睛看着他。   沈皓寒气定神闲地放下餐具,拿起餐巾擦拭着嘴唇,目光淡淡看向她身上朴素的着装,“有空去买些好看的衣服。”   语毕,他放下餐巾,拿起身边的西装站起来,走出餐桌,经过月镜身边的时候,他突然放下一张卡在月镜面前,然后离开。   月镜傻了,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。平时在家都是T桖配休闲裤,上班清一色职业装。她再抬头看桌面的卡。   是钻卡?这种卡是可以无限透支,天呀!这个男人是把自己全部身家给她卖衣服吗?   …… 未完待续 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 长按扫描下方【二维码】继续阅读~~~ ▼  

Tags: